【台灣在地精油】幽蘭綻放農民力-白玉蘭

黃昏西下,傍晚一陣夏季雷後,雲嵐煙霧繚繞的大武山依稀壯麗,濕熱沉滯的氣流中,飄著玉蘭空靈潔淨的香氣。

這片許多國際芳療名師參訪過也極為讚許的玉蘭田,在夏風中寬大的葉片拂出沙沙濤聲,細緻的白花,在夜幕低垂時與蟬聲合奏一場蘭香夜曲。

玉蘭田旁,一切採收裝備就序,頭罩燈照亮剛強枝啞上盛綻纍纍的白花,今天採收結束的時間計深夜2:00。玉蘭花農的採收日常從這刻開始。

眾多輔導的農家中,就屬玉蘭花農潘北北年紀最大,而他也最有土地養護觀念,要種植出豐盛營養、精實的玉蘭樹,就要先讓土地回到健康的體質。停止用生長劑是第一步,親手調製能讓土壤活化的活菌,平衡土壤酸度,要讓樹齡漸大的玉蘭葉恢復青翠厚實、葉脈細密明顯,讓論斤售花的農民,接受雖開不出盛豔大朵的花系,但那一抹潔白雖顯清瘦潔淨,卻比起促肥後的大花,氣味幽香細緻更甚!

要從慣性農法走向無毒栽種,老人家吃的苦頭不比漂鳥回村的青農少。回憶和他的緣份始於當初要試萃純露時,我們像無頭蒼蠅在白玉蘭產區多方尋問農家合作意願,原以為世上最難溝通的生物叫「父親」,沒想到要農民改變思惟,比當初要說服父親接受我走芳療路還要難上10倍,光單單要請農民要自上百株玉蘭樹中隔出一棵無毒栽種,就不知被轟出去幾次。

潘北北是首位支持,並且投入了我天馬行空的玉蘭田無毒實驗計劃者,他也改變了村內人對香藥草萃取精油純露的的認知,村莊的玉蘭農業也產生了些微的變化。如今,有許多老農也開始從慣行農作區劃出一小塊無毒栽種區,“Quality is a Race with no finish line”-「追求品質,是一場有終點的競賽。」

就在法國某精油大廠亞太區採購,被台灣無毒白玉蘭的精露和精油香氣深深吸引,準備下單採買百公斤精油、及以噸計數的純露後,

這一個長期被框在小眾市場,經濟體薄弱的香藥草產業,終於有了機會能以精油或純露走出國際,讓世界看到台灣農業,這等漸露曙光的夢想,對老農而言何嚐不是一份轉型契機。

 

Successfully
Network error, please refresh err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