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璀璨百年世紀的辛香之鑽-印尼】

 

[ 璀璨百年世紀的辛香之鑽-印尼 ]

撰文. Feyond

當人生心灰漠冷之際,總有一線煦暖的光線會從劣縫中穿透,領著頽廢的你(妳)往光走去,而誰也無法預料光後早己備好的驚喜與奇蹟。

2019年將終了,回想去年延續至今年突如其來一場莫名的人際清算風暴, 讓自己一度困惑在無明裡,我以為我會毅然轉身,離開一個曾燃燒自己青春近幾18年,無悔真心待人,苦心經營公司卻換來遍體鱗傷的芳療產業。

在沉澱之際, 一支溫醇圓和的35年白檀突訪,親人姊妹的鼓勵, 股東持續無悔的續能,好友群注入的新能量,認命的員工義無反顧的全力支持, 週遭有著一股超乎想像龐大愛的支撐能量,我重新戴上一支探索新世界的眼鏡,踏上一個最熟悉卻又陌生的辛香群島- 印尼。 航班抵達雅加達,來接機的是只有一面之緣的Jammy與EKO,短短六日旅程我卻開啟了與精油原料另一個階段生命緣份。

攀登在超過75度峭壁的林區,跨越世紀與古邦白檀香遇, 在傳統柴燒蒸餾場智者的開啟下,學習順服了再理性的科學,都無法釋疑自然界萬千奧秘, 接受順天知命都能找到生命裡獨一無二的a,b檀香醇最佳含量。

近距離觀察生活在茅草屋的農家,如何耗時分離了肉荳蔻皮(Mace)與果實,得以保留食品界, 芳療界,香水界以及醫療界視為臻寶的肉荳蔻醚。

實地探查海拔1200人煙稀少的山區裡, 找到那擺脫平庸感叢簇成堆的香茅,如何在高地裡,以蒼莽之姿與丁香共存地傲立山頭。

在丁香蒸餾場裡看到辛苦的農工,如何在140度高溫中,致力留下最佳丁香酚含量的丁香花苞精油銷遍全球,創造驚人的產值。

在僅有800戶沒有電力遺世的桃花園,是印尼岩蘭草最核心栽種地的巴東蘇孫部落,村民如何認份守著那矗立在梯田裡的岩蘭草,不論年份好壞,皆以一抺樸質知足的微笑迎接收成。

聆聽著巴布亞檀香林裡的傳奇食人族故事,並想像帶著大航海時期,爭先上岸的霸權冒險家,不顧被吃掉的危險,也要與部落爭奪此島檀香木的故事。

神祕東方國度的香料,隨著馬可波羅在東遊後帶給西方瑰麗的幻想,海上霸權派出遠航隊伍沿著東方的航線抵達香料群島,卻引發終年無法平熄的戰火,讓印尼辛香料滿處的島嶼居民,飽受兵焚之災,沾滿鮮血!這該道盡香料是禍水,迷惑了世人;亦或是激出人們內在最深層的貪欲?

貪婪燃起的烈燄烽火歷史已過400多年,然印尼席天蓋地辛香料的濃香仍飄香無限,僅管成就全球再多無數國際大品牌,但印尼在國際香氣舞台上仍不見其光芒,這等沉默低調,與它不擅善言也不懂包裝行銷有關。

一如先祖札根於土地的印尼人,不論世事再變,依舊生猛熱烈地愛著自己的生活,在全球香料市場的競爭下,我只見印尼萃取廠與契作農家那股換帖兄弟相挺純真的情義。這等繽紛辛香,在激烈的辛香競爭裡 ,尤如底層珍珠最終藏不住光芒。

我相信,實力內厚的印尼仍會辛香璀璨百年世紀 ~

 

 

 

Successfully
Network error, please refresh error